震中見聞:災后第一天 那些人那些事

來源:人民網作者:時間:2019-06-20 查看數:0

2019年6月17日22時55分,四川省宜賓市長寧縣雙河鎮發生6.0級地震。6月18日,隨著越來越多的救援人員抵達展開抗震救災工作,隨著被困民眾一個個被救出、受災群眾一個個被妥善安置,一幕幕暖心的場景和感人的故事上演著,無聲地告訴人們:地震突如其來,生活仍在繼續,只要不放棄就永遠有希望。

“沖上去、救出來,是我們的職責。”

“一、二、三,起!不要急,大家排隊,都有面、都有水……”長寧縣雙河鎮中學操場的安置點內,一位軍人一直忙碌著。他是來自武警四川省總隊宜賓支隊的班長文盛。當兵13年的他,參加過很多次災難救援,唯獨這次在家鄉宜賓出任務,他的感受最復雜。

“曾經有一次救援,我負責生命探測儀,當時明明已經探測到生命的跡象,可還是因為危險的地理條件最終不得不放棄。這件事一直讓我覺得很愧疚。”講到這里,這位身高一米八的壯漢臉上寫滿了遺憾,“不管什么時候要拼盡全部,不想看見有生命從我們身邊離去。作為人民的子弟兵,災情就是命令。沖上去、救出來,是我們的職責。”

6月18日清晨,武警四川省總隊戰士接力救援。(陽建 攝)

“抓緊時間想辦法,把人救出來。”6月18日清晨7點半,武警戰士們穿過滿是碎石的屋子,穿過一片茂盛的玉米地,停在一幢三層的磚混樓房前。不到一小時,武警四川省總隊宜賓支隊和瀘州支隊官兵接力救援,先后救出夫妻二人,期間他們經歷了多次余震。

“可惜的是,最后他們的女兒還是走了……多干點活吧,只要群眾需要,我們會盡全力提供幫助。”文盛的臉上再一次寫滿了遺憾和愧疚,雖然他心里知道自己和戰友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。“昨天來的路上,有不少老人和我們打招呼,他們激動地說‘武警來了’,那時候,我感受了自己的意義。”

下午3點,文盛和戰友接到新的任務,立即趕往宜賓珙縣支援,“我們今晚預計要搭建500頂帳篷,目前還在等物資運輸到位。”晚上9點30分,與前夜一樣,地震過后,長寧縣城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。文盛匆匆掛斷電話,新的任務來了,他與戰友們又投入到救災安置的其他任務中去了。

就在傍晚的時候,武警戰士們為安置點的老百姓分發了面條。“這碗熱騰騰的白面條平日里并不值錢,現在卻彌足珍貴。”受災群眾李文啟說,“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面條。”

“你沒有出事就好。”

當地震發生時,卿海軍正在長寧縣城里面,他用20分鐘就趕回了雙河派出所。“在回來的途中不停地有居民打電話,說這里房屋倒塌,那里又塌方了。”長寧縣雙河鎮派出所副所長卿海軍說,“當時接到居民反映雙河鎮街上有房屋全部倒塌,立即和第一批趕來的武警趕到倒塌地。”

“了解情況后,知道里面埋著兩戶人,一家是兩夫妻,一家是婆媳兩人。我們找到準確被埋位置,徒手將四人救了出來。”卿海軍說,“幸運的是,房屋是木質結構的,四人的傷勢不是很嚴重。”把傷員交給醫護人員以后,他們又趕往另一處房屋倒塌點。由于該處房屋為預制板結構,沒有辦法徒手救援,他們只能通知消防救援隊幫忙。

深夜救援長寧縣雙河鎮西街百姓。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“我們把鎮上比較危險的地方,拉上警戒線,把通往震中的交通清理出來。”據卿海軍介紹,派出所有些救援人員已經有26個小時沒有睡覺了。

卿海軍的妻子吳蘭,也和丈夫一樣奮戰在救災一線。“她是雙河鎮中學的政治老師,從地震開始就在學校,把學生集中在學校的操場。”卿海軍參加地震救援后還未和妻子通過電話,夫妻倆都在各自崗位上忙碌,沒來得及顧及對方。

卿海軍后來告訴記者,他接受完我們采訪后就去找妻子匆匆見了一面。兩人見面后,妻子吳蘭只含著眼淚說了一句:“你沒有出事就好。”

“妹妹你放心,醫生和媽媽都在這里,很安全。”

長寧縣人民醫院大廳,三三兩兩的患者正在排隊掛號就診,秩序井然。伴隨一陣急促的笛聲,救護車快速駛入醫院,嚴陣以待的醫務人員立即行動起來。6月18日下午3時許,地震后16個多小時,該院共收治16名住院傷員,其中4名傷員已轉院治療。

醫生正在為雨秦進行治療。(人民網王波 攝)

病房里,宜賓市第四人民醫院醫生葉敏正在對病床上的雨秦進行心理輔導。

地震發生時,家住雙河鎮高速公路收費站附近的雨秦正在家中休息。轟隆隆……伴隨著大地的咆哮,房屋頃刻倒塌,她和媽媽秦永秀被困在廢墟之中。

“房子塌了,快來救人呀!”聽到鄰居呼喊的秦永秀回過神來,她爬出廢墟,摸索著找到一把電筒,便回頭叫喊女兒。“媽媽,好多灰塵喲!”秦永秀聽到了女兒從廢墟縫隙中傳來的回應。她嘗試救出女兒,但磚頭怎么也撿不完,更看不清女兒的情況。“女兒,你要堅持,媽媽這就找人救你。”

面對一片廢墟,聞訊前來幫忙的鄰居也無能為力。“后來救援隊來了,他們下到廢墟縫隙中,救出了我女兒。”

地震中,秦永秀家中房屋全部倒塌,母女倆失去了3位親人。地震給母女二人帶來的,不僅是身體的傷害,更是一道難以抹去的心理陰影。

“妹妹你放心,醫生和媽媽都在這里,很安全。”葉敏一邊說,一邊擦拭雨秦臉上的淚水。震后,宜賓市衛健委安排,宜賓市第四人民醫院派出以精神科醫生、心理咨詢治療師為主的救援隊伍,對所有地震傷員進行心理應急救援。

“我們主要是對傷員進行心理評估。如果有需要后期干預的,我們將進行長期指導,嚴重者將會轉到我們醫院進行治療。”葉敏告訴記者,創傷過后,傷員往往會出現急性應急反應,比如:害怕、睡眠不好、做噩夢等。經過與傷員的交流,葉敏認為,縣人民醫院的傷員目前沒有嚴重的心理障礙,但是不排除后期出現創傷后應急障礙的可能。

“看到武警部隊來了,真的就覺得救星來了。”

70歲的李國付是長寧縣雙河鎮大水村人,在村里當了一輩子“赤腳醫生”。6月17日晚上地震后,他和老伴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。

雙河鎮大水村70歲大爺李國付講述震后故事。(人民網朱虹 攝)

6月18日下午,記者在雙河中學的臨時安置點見到了李國付。

“嚇壞了!嚇壞了!從來沒有遇見過這么大的地震。”心有余悸的李國付回憶說,“地震發生時,我和老伴趕緊從三樓跑下來,家里搖晃得厲害,都不知道該去哪里。”

李國付有一兒一女,分別住在成都和寧波。“怕兒女擔心,不敢給他們電話。”

地震后,整個雙河鎮停電停水,一片漆黑。直到看見武警官兵,李國付才感覺到安穩和踏實。“看到武警部隊來了,真的就覺得救星來了。”他激動地說,“雖然心里很害怕,但是很溫暖,因為這么多人幫助我們。”

據了解,和李國付一起住在安置點的村民,基本上是家里房子毀壞沒法居住的。“我真的感謝政府,假如地震后沒有共產黨和人民子弟兵,我們該怎么辦?”講到這兒,李國付眼中的淚水滾落下來,他哽咽著說:“地震后,不光是政府援助,還有很多熱心人給安置點的村民送來物資,有的來自成都,有的來自綿陽,大家都是來幫我們的。”

相關新聞
猴子爬树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