緬懷丨詩人流沙河去世:前面是終點站,下車無遺憾了

來源:中國經濟網作者:時間:2019-11-25 查看數:0

23日下午,著名詩人、作家流沙河因病去世,享年88歲。

流沙河本名余勛坦,1931年出生于成都。在多年的創作生涯中,他著有《流沙河詩集》《故園別》《游蹤》《流沙河詩話》《鋸齒嚙痕錄》《莊子現代版》《流沙河隨筆》《Y先生語錄》等。

此外,他的詩作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《理想》還被中學語文課本收錄。迄今為止,已出版小說、詩歌、詩論、散文、翻譯小說等著作22種。

流沙河走上文學創作道路很早。他4歲開始研習古文,做文言文,1947年春又考入省立成都中學高中部。和當時許多熱愛文藝的青年一樣,流沙河的興趣迅速轉向了新文學。

1949年,他以最高分考入四川大學農化系,很快開始以飽滿的熱情追逐自己的作家夢。1950年,流沙河出任《川西農民報》副刊編輯。此后又調入四川省文聯,任創作員、《四川群眾》編輯。

1957年1月1日,他提議并參與創辦的《星星》詩刊正式建立。《星星》與廣大讀者見面后,曾收獲許多好評。

1982年,流沙河在詩刊《星星》上開設專欄,介紹臺灣現代詩。據悉,著名詩人余光中是在1982年3月的《星星》上正式與讀者見面的,流沙河也是第一個把余光中詩作介紹到大陸來的人。

后來,流沙河把上述專欄這一系列集結出版《臺灣詩人十二家》。正因為流沙河的欣賞和推介,余光中在大陸有了廣泛的知名度。

有趣的是,1982年夏,余光中給流沙河寫信,說起四川的蟋蟀和故園之思。之后,他又在《蟋蟀吟》中寫下“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嗎?一去四十年,又回頭來叫我?”流沙河感慨之余,寫了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作答。

因為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和《理想》,流沙河成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很有名的詩人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沒過多久他就宣布封筆,不再創作詩歌了。流沙河說:“那時候名聲很大,但我的腦子是清醒的。我的詩都是骨頭,沒有肉。尤其是讀過余光中的詩后,我說算了算了,不寫了,我怎么寫也寫不出他們那樣的好詩來。”

平時,流沙河也很喜歡讀書,凡是有興趣的書都要讀,甚至還曾開玩笑地說過愿做一個職業讀書人,“我對閱讀有高得很的興趣,每天非要閱讀不可。要寫什么東西,有時還提不起興趣,所以想來想去,就給自己開玩笑,就說做一個職業讀書人。”

“讀起書來,我就覺得心里快活,讀起書來,時間就過得快,一個上午一晃就沒有了。”流沙河平時是個不善交際的人,來往的都是一些交往多年的老朋友,“其他活動我一概推光。除了圖書館的講座以外,其他活動都不去。”

1996年,從四川省作協退休后,流沙河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,每日讀書、寫字。2009年開始,流沙河在成都市圖書館開始了固定講座,講宋詞、論詩經,獲得讀者們的歡迎。

在家中,他則專注訓詁,說文解字,孜孜不倦地做研究,寫出了《白魚解字》《正體字回家》《文字偵探》等專業著作,這也是流沙河研究漢字的心血。有人說,研究文字訓詁音韻的學問稍顯枯燥,但流沙河卻認為,“一個字就是一個故事,有趣得很。”

2019年9月20日,流沙河與馬識途、王火、王爾碑、木斧、方赫、白航、劉令蒙(杜谷)、李致等9名從事文學創作70年的四川作家,榮獲了中國作協頒發的“從事文學創作70年榮譽證書”。

時間流逝,流沙河的許多詩句依然在流傳。你可還記得?

早上開花,晚上凋落

這也讓我想到我自己的生命

有時候夢醒,還以為自己在少年

人生短似夢,更好像芙蓉花早開夕敗

我在成都的生活,好像也是一場芙蓉秋夢

——節選自流沙河《老成都·芙蓉秋夢》

理想是石,敲出星星之火;

理想是火,點燃熄滅的燈;

理想是燈,照亮夜行的路;

理想是路,引你走到黎明。

——節選自流沙河《理想》

此前,在采訪中,晚年流沙河對自己所做的工作很是滿意,他說:“白魚又名蠹魚,蛀書蟲也。勞我一生,博得書蟲之名。前面是終點站,下車無遺憾了。”

如今,終點到了,

愿先生一路走好!

來源:中國新聞網綜合自四川日報、封面新聞、解放日報等

來源:中國經濟網

相關新聞
猴子爬树在线客服 甘肃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3d预测论坛 在东北有几种麻将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360 姚记棋牌网页版 安徽快3开奖结果时时彩 疯狂飞艇小技巧 nba比分中心 福建快3怎么买才能中 六肖公式出特规律 湖南亲友麻将登陆不上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推倒胡麻将口诀 天津体彩泳坛夺金视频 3d试机号关注号和